孩啊,今天不打死我,我叫你妈!非要这贱人破产!

在地铁里,给个抱娃娃的姐姐让座,结果被一个熊孩子抢了,我说:“小朋友,座位给那个阿姨坐的快起来”。 熊孩子妈说:“小孩子抢个座怎么了!那又不是你媳妇!!” 我跟熊孩子说:“小朋友,给你十块钱,去用力打妈妈,下车之前打够100下,再给你100块。” 这熊孩子真打呀!!反正不是我儿子,呵呵!!

孙权在北固山甘露寺招待刘备,说起某次亲征的战败慰劳宴上命周泰解衣述创轶事,遂令周泰上前解衣,果然伤疤累累,肤如雕画。孙权逐个指其创痕,问其受伤始末,周泰对答如流,从渡江征刘繇、山越之乱、讲到西讨黄祖、赤壁之战及濡须口,一身战创宛若江东征战史。
刘备敬佩不已,遂令张飞上前解衣,也是伤疤遍布,如赤蛇盘黑炭。备手指一创问“此创何故?”
飞答“大哥所砍。”“?那此创何故?”“亦大哥所砍。”“?此创…”“大哥…”刘备又问“我怎么不记得?因何砍你?”张飞曰“虎牢关一战,某与三姓家奴酣战正欢,大哥你非得X**来捣乱,白白吓跑了吕布不说,我还被你那破剑误伤了好几下…”“滚!”(当时发生了啥?)
刘备又令帐下小卒范疆解衣“此创何故?”疆曰“三爷所抽。”“那此创何故?”“亦三爷所抽。”“那此创…”“三爷…”“滚!”
又令关羽解衣“二弟此创何故?”羽曰“某家每天亲手为伤兵擦草药,士卒疼痛难忍不小心将吾挠伤,恐他
(展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