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学做菜……自我感觉学有小成,回去给老爹露了一手,端上去后老爹慢慢品尝着,然后说“恩,这菜切的再细点,颜色再浅点,口味再轻点,火候再小点,就完美了”……然后对着面前的红烧鱼迟迟不下筷,有些局促的说“你看这条鱼,它的鱼嘴还在一张一合,仿佛对我说大哥先别吃我,再烧我一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