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那节数学课学相交与平行,我同桌睡的呼呼的。 老师点名他上去画两条相交的直线。 我把他摇醒:“上去画两条相交...” 我还没说完,他就揉着眼睛走上去,挑了一条黄色的粉笔,画了两条饱满的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