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欠了邻居五百,让我替他还了,说这叫“父债子偿”!昨天老妈煮了一锅乌 鸡汤,趁着老爹打电话,我端起汤盆就喝,顺便把乌 鸡也解决了!等他打完电话,怒气冲冲:你怎么都吃光了,不给我留啊?我一抹嘴巴:你教我的“父在子尝”呀!再说了,不是给你留了个鸡屁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