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五六岁,父亲做棺材生意,家里摆放许多的棺材。

一日,一位大爷来买棺材,问父亲的价格,大爷讨价还价,都好几个小时了,我一见大爷如此纠结,便笑着说:大爷,一分价格一分货,要不,您躺里面试试,很舒服的!

那一次,父亲第一次追了我几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