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觉得人类这种群居动物就适合过那种少一些自由少一些隐私的被管理被限制的生活。

现在住的楼里,总有煞笔每次关门都使着吃奶的劲儿来关,或者凌晨两点多三三两两的回来,在走廊里还扯着嗓门谈笑尖叫,生怕不能把邻居吵醒。也不知道是报复社会还是爹妈没教好真不知道这种行为招人嫌。

人类社会之中一天有这种自我放飞的巨婴,一天就不配完全拥有真正的自由。道德本来就不能代替法律,何况有些人可能真没接受过像样的道德教育。

话又说回来了,一个真正有道德有素质有公德心的人,在被严刑峻法和摄像头包围的社会里反而会活的更踏实吧,那些限制对他们只会是保护而不会是枷锁。就好像人本来出门就该穿衣服,但畜生如果给它套上衣服它可能会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