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那年在上海一家平面设计室实习,老板特抠门。到单位一个星期后,正巧赶上一个项目完成,老板说请大伙儿吃饭喝酒。没喝几杯,大伙儿全都喝醉了,趴在桌上。仅剩我和老板双目对视,我觉得有些尴尬。突然,我身边一同事戳了戳我的腰,轻声提醒我:“快醉吧,不然该你结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