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朋友,过年从外面回来。
在街上遇到,在我面前说,哎呀,过年这几天太老火了,喝酒吐了几次,和别人打麻将输去一万多。
我说,哇输这么多,他说有什么的,有一次他才打了两天,输更多。
然后我去车站接人,看他领着行李在等车。

输这么多钱,是不是吹的先不说,连个车都不买,拿这钱去赌博,这种人已经没有生活了,也不懂生活,更不爱自己。

一次吃饭,说老板如何如何看重他怎么的,哪个地方,什么区监控都他们做的之类的,月薪大概七八千吧,反正也是他说的,先不说这钱多钱少。

但是他已经工作好些年了,好想什么都没留下。

我们这边风气就这样,大部分人的休闲就是麻将,关键是还有优越感,大家知道吧,就是打麻将,就把自己当个成年人了,打麻将很高端,打麻将是成熟,你玩游戏,是渣渣辉。

有次我和别人说,打麻将,跟烧烤玩游戏什么的一样,就是放松的方式啊,麻将还是赌博有什么好的。

别人说,我还不懂,以后就懂了。
好几年前
(展开全部)

一直不懂那些粉丝是怎么做到啥事不干,还有钱有时间到处拉横幅、接机、去看演出的。

蔡虚鲲,梳中分,花式运球有点昏;烟熏妆,护手霜,看他打球心里慌;背带裤,增高鞋,裤带拴着蝴蝶结;会唱歌,能跳舞,不知是公还是母

小说里面的武侠,纯粹就是休闲读物,现实中存在的门派,也是一些修道、修心、健身的路线。国外的小说,也在写魔法,怎么就没见国外的人去抨击魔法,现实里,指环王的夏尔村旅游点也存在啊,怎么没人去把甘道夫逼上擂台?

归根结底,不是武侠这种产物的错是,是这些想出名的人,实在找不到路子,想出名想疯了,利用打击传统武侠的噱头来让自己出名,所以我觉得可耻的人不是那些弘扬武侠文化的(骗钱的除外),而是这些仗着经过专业训练,就四处当正义打假人的婊,他们才是真正利用武侠为自己争名夺利的人,而且吃相很难看。

要是在武侠世界里,他们就是打着正义旗号,围攻光明顶的那伙人;也是组成五岳剑派围攻黑木崖的人;更是自诩正义,逼着乔峰让出帮主之位的人。实际都是为了自己。好事者还追捧喝彩,看来书里写的真是太写实了。

徐晓东战田野轻松取胜,一个三流的搏击运动员横扫中国传武,至今没有一个所谓的大师敢应战,应战的都是传武爱好者,大师们害怕,怕这一战丢了颜面,最重要的是怕丢了饭碗。雷雷就因此没了饭碗,不过意外的成立网红,只是不知道这个红碗他能捧多久。 中国的武术意淫终于结束了,武术的高手不在民间,真正的高手都在赛场上。 一个民族要强大,最重要的是要面对现实,承认现实,奋发图强。 所有的意淫都会导致最后的毁灭,个人和传武的毁灭是小事,民族和国家的事儿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