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让俩医学生去医院取一个无脑婴儿带回来做标本,无脑婴儿就是神经中枢残缺导致无法自主维持生命,离开胎盘时是仅有极少数器官运转的脑死亡状态,只能呼吸几分钟就所有器官停止运转了,有些甚至能坚持呼吸几十分钟才彻底没气。因为没法抢救,出生时就只能按大体老师的待遇处理。
然后他俩抱着装婴儿的小罐子上了公交车,然后无脑婴儿突然开始哭,众目睽睽之下哭的越来越大声

【从3斤长到8斤!#被埋活婴爷爷2个月后现身#:当时以为他死了[衰]】8月20日,济南牛泉镇一山坡上传出婴儿哭声,村民挖开土层,找到一个装有男婴的纸箱子。10月20日,孩子爷爷现身,称孩子出生时被查出患有疾病,家人放弃治疗将孩子带回家,不会喝水也不会吃饭以为孩子死亡,遂将其埋葬。目前,经救治的男婴已长到8斤。

蒙元初夜权的说法还真没有史实支撑、谣言出自清朝一本地摊小说。明朝天天黑蒙元都没记载过。
跟一位从小研究游牧文化的蒙古同学讨论过这事。具体结论如下:
蒙:啥?我祖宗把汉人的女人孩子抢走跟自己过日子去了?
我:没抢走,但汉人女人生下头胎其实是蒙人的后代……
蒙:等会,就是曾属于蒙人的女人孩子、最后被汉人抢走过日子去了是吧?奇耻大辱啊他到底算不算蒙古人咋不赶紧再抢回来捏?
我:等下咱俩对绿帽的理解可能不太一样…举个栗子,敌人抢走成吉思汗老婆生下术赤,就是给成吉思汗戴了绿帽。
蒙:对对七尺大乳啊,但大汗的报仇也够狠,不仅洗刷败绩把敌人手里的女人又抢回来了,还把敌人儿子也抢回来当自己儿子了,谁抢走的就是谁的。
我:等会那可是敌人血统啊?
蒙:草原上管啥血统伦理的,女人谁有能耐抢走就归谁,儿子谁有能耐抢走谁就是真爹。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孩子跟别人家过日子、还不赶紧去抢回来的那种怂人不可能是我祖先。
(展开全部)

元朝的保甲制,流传到了现代,在叙述上主要有这么几条:元朝制度规定十户为一保,由蒙古人或色目人担任保长,这十户的财产和女人保长可以随时、随意取用;汉人、南人不得拥有金属刀具,十户人家只能共用一把菜刀,且菜刀平日里须寄放在保长家;保长对汉人新娶的妻子享有初夜权,汉人娶妻后必须先将妻子送至保长家,三日后再接回。   有专家进一步解释说:由于初夜权的原因,中原很多地区汉人有“摔头胎”的习俗,以保证自家血统的纯正。

高中母校突击检查,别说染发了,天生深褐色发色的都不行,去染黑更不行,只问你为啥不够黑不管是不是天生的、、、男生头发不够黑还能剃光,女生就没完没了的站操场写检讨...问题是由色盲班主任来判断你头发是深褐色还是黑色,看走眼的案例太多了,感觉都是凭心情判断的、、你天生深褐色头发想去操场罚站玩,他眯缝着眼睛都不一定能看出来

【#大学禁止学生染彩发#遭吐槽 校方回应:“毕竟是学生嘛”】10月16日,西安科技大学高新学院一女生网上吐槽称,该校禁止学生染彩发(深棕色、深咖色除外),如果染了彩发在来校时务必染黑。17日,该校院办回应称,禁止染彩发学校早有规定,“毕竟是学生嘛”,“不能说染的跟外头市面上那些混混似的”。

乌克兰:我要修个管道免费用你的天然气…
毛熊:不同意。
乌克兰:这种需要俩国合作才能办的事咱们还是开个会、事先商量好再办吧。免得我管道都修好了还没告诉你,最后你不同意,我这边没气不是白修了?
毛熊:有道理,确实应该先开个会先商量好再修。
乌克兰:那我方本次会议的议题是我要修管道免费用你的天然气…
毛熊:否决。
乌克兰:那我方本次会议的下一议题是剥夺你的否决权…
毛熊:否决。
乌克兰:这破会有啥用啊?要没开这破会我早就修完管道免费用上你的天然气了…
毛熊:不是你说的怕最后我不给气你不就白修了么?
乌克兰:那我要绕过会议直接修管道免费用你的天然气…
毛熊:等会你还没修呢是吧?不用修了我不同意。
乌克兰:这种跨国事务咱们还是事先开个会……

【乌男子为当网红拍“跳河”视频:陌生人被推下河溺死】乌克兰2名年轻男子,随机找了一名路人,将他押到4米高的桥上逼他跳河,致其溺水而死。视频显示,这名路人拼命抓着栏杆求饶,称自己不会游泳,但两人一拳打在路人的太阳穴上,硬生生将他推下河。事后,这两名男子声称,是为了拍“搞笑视频”增加网络知名度。